koktokay

Compact China Information

3 thoughts on “罗大佑 (1954 -)

  1. 今天 「联合早报 · 现在」整版罗大佑专访

    华语流行音乐教父罗大佑58岁当爸爸,女儿今年三岁半。

    61岁的罗大佑说:“我现在的生活作息都跟着她转,早睡早起……有点难以想象,没想到我有这样的下场,哈哈!

    “58岁才做爸爸好像有点怪,但对我来说还蛮理所当然的,因为需要一点时间来证明……现在看,我好像及格哦。”

    2004年,罗大佑发行《美丽岛》那年,《亚洲周刊》和他作过一篇专访。当时,台湾刚经历总统大选,罗大佑也正好进入50而知天命的年纪。

    知天命是什么?是明白了天地万物变化的道理而去顺应它?但沉寂了10年后的罗大佑却仿佛回到了起点,回到了那个黑眼镜黑外套的愤怒年代。

    他的《美丽岛》,一贯的充斥着终极关怀和批判力道。两首备受争议的歌——《绿色恐怖分子》和《阿辉饲了一只狗》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和见血。《亚洲周刊》说,他以音乐作为批判的武器,“细腻剖析社会与人性,寻求共通也批判虚假,深入人性也直指人心”。

    【絮叨地谈女儿经】

    12年后的2016年初,台湾又经历了一次总统大选,在台北香格里拉远东大饭店,罗大佑接受《联合早报》的专访,眼神温柔,语气平和,声调舒缓,话题完全不存在政治色彩的辛辣和争议,而是很快进入重心——Gemma,他三岁半的女儿。

    “我原来住香港嘛,现在搬回台湾了,让她可以学国语……我现在的生活作息都跟着她转,早睡早起,还把安眠药给戒了。

    “对,有点难以想象,没想到我有这样的下场,哈哈!

    “我原来是不想结婚的人,后来结婚,完全是为着小朋友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也没想到自己可以适应这样一个身份。

    “我以前只作曲,没做过人……试试看想生,结果真生出来了,生出来以后就想是否可以和平相处,结果居然可以。58岁才做爸爸好像有点怪,但对我来说还蛮理所当然的,因为需要一点时间来证明……现在看,我好像及格哦。”

    坦白说,笔者对这样的谈话内容还真有点吃惊。谁会想到,面对这位东方Bob Dylan、华语流行音乐教父(虽然罗大佑本人觉得这个称呼很无稽可笑)、华语乐坛真正的大师(有评论认为,罗的音乐有时代的脉络、人文的气息以及历史的思考,但又超出时代,是属于一个时代的扛鼎人物,很难找到有人可以和他比肩),谈的居然不是音乐的热血朝天,而是絮絮叨叨的女儿经?

    【纯粹的音乐理念】

    从罗大佑发表第一首创作曲《闪亮的日子》以来,他总有那么一首歌写着我们的曾经。尽管很多时候,他的作品对社会生活、现实变迁和自我感情的反省与讽喻是从台湾本土出发,但因为内容具有普世价值而广泛引起共鸣。

    他的《童年》跟你我的童年都不一样,但又有某种联系;他的《鹿港小镇》审视的是台湾现代化问题,却也唱出一代人对都市丛林的幻灭;他的《光阴的故事》追忆的是似水流年,凭吊的是我们不朽的青春;他的《之乎者也》讽刺的是僵化的教育和冷漠的社会,却也唤醒了我们心中的叛逆;他的《现象七十二变》是意味深长的社会世相的诘问,也是社会转型期,年轻人的迷惘与困惑的速写。

    所以,罗大佑在很多人心目中不仅仅是一个歌手,不管他愿不愿意,他成为了时代的良心,成为了替我们发声的代言人,因此当他脱去这个身份,不再对抗,不再批判,不再愤怒,而是回归人间的平实,我们反而有点不习惯。究竟,哪一个才是最接近真实的罗大佑?

    “我就是一个音乐人啊!音乐从我内心而来,我写的每一首歌因此反映了我在那个时代的想法,也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环境。我是战后婴儿潮一代,这一代的人把自己的命运和环境结合得很紧。我是念医科的,这对我的创作也有影响。医生面对的是生命,你会对human nature(人性)很在意。我写歌表达的自然是我在意的东西。但这纯粹是一种musical idea(音乐理念),不是political idea(政治理念)。”

    【到新的地方找养分】

    可是在1980年代的台湾,罗大佑的出现却被赋予了超出他预料的重量。他的首张个人专辑《之乎者也》的出版原意很单纯,就是不想给自己的青春留白,但一夜间,他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叛逆偶像,不但唱片大卖,还被贴上“抗议歌手”、“社会写实”的标签,连带的,他躲在墨镜后面的黑色身影,都被视为流行歌手理想的典型。

    之后,他出版了《未来的主人翁》(1983)、《家》(1984)。前者被认为是台湾近数十年来最重要的音乐作品之一,但《家》的发行,却让许多人错愕,并引起极大的争议。事隔多年,罗大佑说:“有人说罗大佑怎么变得这么温情了?怎么没有尽到他该尽的社会责任?这是很大的帽子戴在我身上。我只是写了一些歌,从来没说我要扮演这样的社会责任,这对我的压力太大了。”

    罗大佑当时承受的压力来自两方面,一方面有人觉得他不够规矩,另一方面又有人嫌他不够激进。他置身于风暴的中央,压力大到让他撑不下去。于是他选择逃离,让一切归零。

    1985年,他远走纽约,后来又去了香港。1988年,他出版《爱人同志》时已不见抗议式的“台湾性格”,到了1990年的《皇后大道东》、1994年的《恋曲2000》,更多反映的是他常住香港的城市经验。他说:“转了一圈,想想也挺有意思的,人生似乎总在逃避什么。一个音乐人必须到新的地方找养分,另一方面,我对旧音乐型态也厌倦了。”

    【进入平和阶段】

    然后过了10年,罗大佑推出的创作集《美丽岛》是回头的审视,有其必然的沉重性。罗大佑说:“能不沉重吗?那10年世界变化那么厉害,九一一恐怖袭击、日本大海啸、伊拉克战争、SARS疫情,我个人也经历父亲的离世,都让我很挣扎。这个时代让我遇到太多激烈的事情。网络泡沫不激烈吗?蓝绿斗争不激烈吗?三一九枪击案(编按:2004年3月19日台湾总统大选前夕发生的枪击事件)不激烈吗?这都是血淋淋的。”

    罗大佑说,他写过最angry(愤怒)的歌应该是《美丽岛》。“那时候,我用最极端的方式去表达我的感受,但经历过那种激烈汹涌的情绪后,你不会再来一次、两次。我不可能再写出《绿色恐怖分子》part 2,现在我的音乐有了更多的温情,写家庭、同学、朋友、亲情。

    “我喜欢这种改变。我已经61岁了,不可能还像年轻时那么激动。我现在更多是用人最纯粹的方式看待生命,也觉得写这样的音乐比较有意义。所以我的创作现在进入了一个很平和的阶段。”

    包括他的唱腔,也改了。以前他唱歌,总是扯着嗓子吼,一种声嘶力竭的抗议,但现在,他喜欢压低声音唱歌,“不知道为什么,就好像是要把自己的声音降到一个最基本的表达方式,想平静一点。这个年纪还愤世嫉俗有点危险。”

    对于这种改变所受到的评议,罗大佑很坦然,他说:“别人要怎么评价你,你是无能为力的,我也不介意人家说我变得商业化。我的职业就是写歌,对我来说,拿到版税比较重要。”

    【近年少写歌词】

    听罗大佑的歌,歌词是关键,绵长而细腻,非常直白,但“浅”词用字间,却意到深处,耐人寻味。经典名句如“你曾经对我说,你永远爱着我,爱情这东西我明白,但永远是什么?”——《恋曲1980》、“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,黑色的眼中有白色的恐惧”——《亚细亚的孤儿》、“情到深处人孤独”——《是否》、“我们不要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的天空,我们不要一个被现实生活超越的时空”——《未来的主人翁》、“我将真心付给了你,将悲伤留给我自己;我将青春付给了你,将岁月留给我自己”——《爱的箴言 》等,都让人念念不忘。

    所以当罗大佑说他近年大部分创作都在写曲,歌词已经少写的时候,心里不禁一阵失落。罗氏那标签式的诗意化歌词,从此已成绝响了吗?“我比较拿手的还是音乐本身。”他淡然地说:“以前我管太多闲事,现在不应该再管了。歌词写太多有时会伤到人。”

    【音乐是表达生命的一种方式】

    从发表第一首歌到现在快40年,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要保持音乐的高度原创性非常不容易,但有一股无形的动力推动着罗大佑继续写下去。“现在的音乐环境没以前理想,我们必须替年轻一代杀出一条血路,让他们认识到做音乐还是很好的。音乐是表达生命的一种方式。如果一个音乐人能通过音乐反映出他生活的时代,通过音乐表达出中文文字里的音乐美,如果这些东西都存在,那音乐是可以做蛮久的。”

    罗大佑也说,一个音乐人最理想的状态,是能够真实的面对生活,真实的表达自己,让人们可以从他的创作中得到安慰、得到快乐。“比如有人失恋了,很痛苦,但他唱着我的歌,唱到热泪盈眶,然后就觉得那痛苦好像没这么痛了。”

    12年一个轮回,罗大佑的“光阴的故事”即将在本地上演,对于暌违已久的个人演唱会,罗大佑说:“我的每一首歌都是我生命的记录,这次的演唱算是一个总结吧。”

    胡文雁/台北报道
    2016年03月02日

  2. Born: July 20, 1954 (age 66 years), Taipei, Taiwan
    Height: 1.72 m

    Spouse: Elaine Lee (m. 2010), Lee Lieh (m. 1999–2001)

    感情與婚姻
    戀情:

    羅大佑曾與張艾嘉交往,據稱羅大佑若干情歌創作與張艾嘉有關。但由於觀念差異,兩人以分手收場。羅大佑以名作「是否」一曲紀念兩人的感情。

    第一次婚姻:

    羅大佑跟李烈在一起12年,1999年在紐約簽字結婚。2001年,兩人簽字離婚。

    第二次婚姻:

    2010年9月,羅大佑在巴厘島与李伊琳结婚。

    2012年,女兒出生。

    代表作品 歌曲:
    你的样子
    皇后大道東
    東方之珠
    未來的主人翁
    戀曲1990
    專輯 :
    1982年《之乎者也》
    1983年《未來的主人翁》
    1994年《戀曲2000》

    comment image

    comment image

Leave comment